工业机器人

当前位置:前位置:首页 > 工业机器人
全部 734

智能机器人,开始重塑工业自动化

时间:2024-05-05   访问量:0

没有人形机器人,工业可以变得更标准、更智能、更敏捷、更灵活。

2016年,邵天澜和一群清华海归成立了Mecamande,专注于工业机器人领域。当时的工业机器人行业,四大家族的局面很稳定,很少有创业者敢说要在这个行业分一杯羹。自从上世纪第一台工业机器人进入汽车生产线,工业自动化的进程就正式开始了。但直到现在,我们依然看到德国、日本等工业化国家,将产业链向东亚、南亚转移,寻找更廉价的劳动力,看到工厂不断的招工热、招工难。邵天澜告诉我们,从他走访数百家工厂的经验来看,制造业还有大量的工序没有实现自动化。“我们是乙方中的乙方,”邵天澜说。在他看来, 工业的流程多而复杂,对自动化的需求也不一样,这也导致了人们之前的定制化。前期的高额投入,已经让自动化、智能化成为大行业、大企业的专属。对于如何走出“工业定制”的困境,梅卡曼提出了用软件解决复杂问题的思想。他们让AI+3D视觉技术成为机器人的大脑和眼睛,结合标准化的硬件,完成送料、检查、拧螺丝、切割、焊接等复杂工作。邵天澜说,自动化离科技圈和投资人很远,但这两年很明显大家开始关注工业自动化这个老行业的新创新。2022年6月,Mecarmand完成C+轮融资。在过去的十年里,工业机器人的销售量增加了十倍。工业自动化正在成为小行业、小企业也能享受到的技术红利。这是一个广阔而有潜力的市场,也是一个等待创新和人才的地方。以下是极客公园整理的Mecarmand创始人邵天澜的演讲:六年前我从德国回来,创办了Mecarmand。Mecarmand很像工业领域的自动驾驶。公司只是我们开的不是车,而是各种设备。我们致力于通过传感和传感规划技术使工业机器人更加智能。在AI+工业机器人方向,我们是全球案例最多、融资金额最大的企业之一。我们有人工智能、机器人、传感和感知技术,但我们现在的轨道是自动化, 或者工业自动化。今天在场的朋友,有没有制造业或者工业自动化的人?非常少。首先给大家分享一个数字,我觉得很神奇,就是0。我很荣幸能参加这个活动。我来之前做了作业。我研究了过去五年极客公园创新大会那么多演讲嘉宾,看看谁的主业是工业自动化。我得到的数据是0。今天变成了1,因为我在工业自动化领域工作。Mecarmand创始人邵天澜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IF 2023上做主题演讲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有很多优秀的企业嘉宾。包括互联网、消费电子、汽车、云计算等。,但是工业自动化一直离科技圈有点远。作为一个自动化从业者,我为什么要来这里谈?因为它有巨大的市场, 如西门子等500强巨头,拥有数千亿美元,这是一个庞大的产业。当然还有其他庞大的行业,比如火锅,但是这些行业并没有太多的创新。工业自动化行业正在经历大量的创新,创新正在迅速改变这个听起来并不那么时髦和时尚的行业。我用一个数字来代表这个创新带来的快速变化,是10倍。在过去的十年里,工业机器人的销售量增加了十倍。互联网可能觉得10年10次不算什么,但是对自动化来说很棒。今天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一些观察。“伪”工业自动化的圈子,远离科技界和投资人。这六年来,经常听到一些问题。例如,像大众和丰田这样的汽车工厂有几十万人, 而格力、海尔等家电企业也是如此。从同样的数据可以看出,在制造业工作的人还是很多的。还有人问,在德国、日本等国家,这么简单的工作已经自动化了吗?如果是这样,他们的工厂就不会转移到东亚和东南亚。还有一种常见的说法是现在工厂很先进。和我一样,为了这个演讲,我去找了一些资料,搜了工厂,里面的很多视频其实是把自动化程度比较高的部分剪了出来。我自己去过几百家工厂,这些地方都不是自动化的。通常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视频:比如一个全自动的薯片工厂,土豆进来, 然后薯片打包送出。这些视频会给很多圈外人一种制造业自动化程度很高的印象。但这种视频只是制造业中非常小的一部分。真正的主流制造业是什么样的?让我给你举几个例子。成千上万的工人正在手工组装咖啡机等小家电,他们需要完成许多工序。这是一家外国服装厂,里面有许多工人,他们用手做缝纫和其他工作。这些都是制造业的典型案例,制造业还有很多环节没有自动化。什么样的制造业,或者说什么样的环节,它的自动化程度比较高?最典型的是汽车主机厂的冲压,焊接,喷漆, 这些工厂自动化程度很高,也使用了许多机器人设备。还有芯片,比如晶圆厂或者半导体行业,自动化程度很高。标准化食品、薯片、可乐、各种罐头等。,也会有高度的自动化。此外,自工业革命以来,纺织行业的自动化程度也相当高。还有洗发水之类的日常化妆品,化妆品量比较大,包括各种药物。除了上面提到的,几乎其他行业和过程的自动化程度都要低得多。在自动化程度高的行业,如果寻找一些规律,会发现:一是大企业占主导。比如制药公司。药厂产值很夸张,汽车厂也是,总是几千亿。第二, 生产规模大。无论是生产可乐、薯片还是汽车,其生产规模都非常大,一年四季不间断生产。第三,产品迭代周期长。比如可乐,除了节假日外包装的变化,里面大部分东西的变化都很慢。有车。现在的汽车可能变化更快,但在过去,一辆汽车的生产时间更长。第四,工艺稳定。比如啤酒,啤酒可能几十年都没太大变化。第五,原料和生产环境可控。制定标准化方案,把复杂的东西转移到软件上,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行业。我们认为自己是两者中的第二个。工业自动化的需求是非常多样的,几千个行业有很多流程,每个流程所需要的自动化程度是不一样的。在过去, 自动组合传感器和电机的硬件具有非标准化程度高、环境变化大、灵活性低的特点。柔性低是指如果客户今天生产这个产品,你的自动化方案还可以,如果明天他的产品需求发生变化,自动化方案就不再合适了。我们希望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需求,方案都能做到高度标准化和高度智能化。这种智能最好和人类一样,不需要为环境而设计。人类过去做的事情,机器人将来还会做。同时,它易于使用和部署。客户最好自动化,派一个机器人,让它下午直接工作。Mecarmand创始人邵天澜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IF 2023上做主题演讲长期以来, 但是他做不到,因为它有很大的技术挑战。人类在几个方面都比机器人强很多。一方面,它们是执行器。我不是一个很强壮的人,但是举起二三十公斤对我来说很容易,但是这个能量密度对于现在的机器人电机来说是不可想象的,差了一个数量级。比如我的手不是很有力,但是有20多个关节,肌肉很多。这种集成度和灵活性是当今机器人无法企及的。而且我们的大脑还是一个非常好的控制系统,如此复杂的控制能力也是当今机器人难以企及的。就算想突破,成本也会很高。但是我们希望自动化可以更好。我们能做什么?复杂性可以尽可能的从硬件转移到软件。虽然我们不能像人形机器人一样取代人类,但我们仍然可以让工业变得更标准、更智能, 更加敏捷和灵活。工业自动化也可以是“包容性”的。我举几个我们过去几年部署的产品的例子,比如制造业最常见的投料环节。制造业有很多机器。比如机床、热处理、各种检测设备等。,每一种都有投料需求,特别是离散制造工厂。在很多工厂里,工人站在机器前,面前的一个箱子,就是上一个环节的半成品。他们需要把这些半成品放在特定的地方。但是,我们也可以通过AI+3D视觉的技术和标准化硬件的使用来完成这项工作。机械臂就是这种标准化的硬件,工厂里会批量出货。我们没有为这个工件做具体的机械设计, 而是通过视觉+AI让机器人知道如何抓取一个物体,并把它放进盒子里。在我们的实验室里,我们随机把很多超市里能看到的物品放在一个盒子里,大小和材质都非常多样。机器人的任务就是像超市收银员一样把这些物件一个个拿出来。除了喂食,还有涂胶。成千上万种不同的窗户和木板需要粘合。我们使用标准化的机器人和标准化的视觉系统,使机器人能够识别和定位不同的窗户和木板,然后将它们粘合起来。机器人是完全标准化的产品,视觉也是。它的传送带对工件没有任何特殊的机械设计,所以它的复杂性,也就是机器人运动的轨迹,完全由软件解决。再比如轮胎。现在放一个标准化的机器人,安装一个标准化的系统来跟踪汽车的运动。今天的机器人使用先进的视觉,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和非常标准化的硬件,也就是机械臂,可以解决高度复杂和非标准化的自动化需求。这里有一段介绍我们产品的视频。通过光学设计,我们可以让机器人进行非常精细的3D扫描,然后我们可以用高度标准化的软硬件完成很多环节,比如上料、测试、拧螺丝、切割、焊接。过去,工业自动化更多地是少数大型行业和企业的专属,如汽车和芯片,但通过智能技术,我们可以让更多的行业和大量的中小企业享受自动化技术。这就是我今天的演讲,谢谢大家!

上一篇:工业机器人控制器

下一篇:疫情时代|机器人周边设备将伴随机器人市场快速发展

返回顶部